第1237章 神血之河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U/C、百/度、Q/Q等浏/览/器/转/码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展示他们的广/告,建议退出阅/读模式直接到原站阅读。

“这种震颤是怎么回事?”突如其来的震动,让从未体会过的少女眉头微蹙,“托勒密出问题了吗?”

“希拉,去询问一下大总管,刚刚的震动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是,公主殿下!”侍奉在周围的女侍接受命令之后,就准备去找总管,但是让刚刚转过身的,她却看到了一名不知于何时就出现在她身后的孩童,

“啊——”

纵然不是什么可怕丑陋之物,是这种毫无准备的突发事态,仍旧让年纪不算大的女侍发出惊叫,然后连忙后退几步。

然后,年轻的女孩展现出了一名皇族女侍的应有素养,赤色的光在她的体表上涌动,然后向她的双手间汇聚而去,一团赤红色的光焰出现在她的手掌间,

“有刺杀者。”

第一时间便调动自己全身力量的侍女并没有急于攻击,而是用自己清脆的嗓音大声呐喊着,呼叫救援。然后他向着明显就不是御光人的孩童抛出了手中的球形光焰。

“警惕心不错。”穆瑞亚伸手就握住光焰,其轻松的程度,就好像接过了女孩抛过来的小皮球一样,这让小侍女大惊失色。

“怎么可能?”当超越认知范围的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之后,侍女就慌了神,但是她仍旧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公主,你快走,我来拦住他,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守卫敢来,将这个家伙抓起来。”

“希拉,退下吧!”

“公主殿下?”小侍女转过头,有些绝望地发现,公主不仅没有离开,反而还面带微笑地站在她身后,看着她身前行迹诡秘的孩童。

“您怎么还不走?”

“他是来找我的。”虽然没有任何记忆,但是阿斯蒂亚公主能够确信,面前的存在没有恶意,并且绝不会伤害她。

“他当然是来找您的,他是刺杀者。”小侍女急了。

“小家伙,在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可不要乱讲,我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妻子?”

穆瑞亚带着和煦的笑容看着眼前的两位少女,他最关心的人已经找到了,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可担忧的他,心情变得愉悦放松许多。

“妻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再过几天,公主殿下可是要跟维贾伊·库马尔公爵大人举行订婚仪式。”

小侍女大声反驳着,同时心里也暗叫倒霉,碰到刺杀者也就算了,结果还是一个精神上有问题的刺杀者,天知道他会做些什么。

“已经取消了。”

“什么?”

“你的陛下刚刚下达的命令。”穆瑞亚挥挥手,“好了,玩闹到此为止,忠心的小家伙,一边玩去吧,不要再打扰我与妻子的团聚。”

不可抗拒的力量作用在自己身上,小侍女发现自己眼前的光景飞速变幻,而当她眼前的场景恢复清晰之时,她顿时吓得一哆嗦,连忙跪在地上,“拜见陛下!”

“你的我的侍女送到哪里去了?”仅仅只是凭着感觉,虽然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侍女在自己眼前消失,但是阿斯蒂亚可以肯定,自己的侍女平安无事。

“一个短时间内无法打扰我们两个的地方。”穆瑞亚注视着面前的少女,有种异常奇怪的感觉,“说起来,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阿斯蒂亚公主非常诚恳地摇摇头。

“既然不认识你,你为何对我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警惕?”穆瑞亚好奇了,如此近的距离,他可以确定他的伴侣米迦列拉也是处于沉睡状态,但是她的转世,这态度未免太奇怪了。

“因为我感觉你不会伤害我。”

“你就这么相信你的感觉吗?不担心你的感觉会出错。”

“我的感觉,从来都没有错过,这是我的天赋。”拥有着一袭绯红色长发的少女微笑着点了点自己的眉心。

“这样么,那你能够猜到我的身份吗?”

“我未来的伴侣?”少女歪了歪脑袋,盯着穆瑞亚孩童般的身躯,然后不自觉地以调笑的语气回应。

“不,不止是未来,还有过去。”

“那你刚刚说的,解除了我跟维库马尔公爵的婚约是真的?”女孩的语气之中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惊喜。

“当然。”

“可是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是那位女帝在我面前亲口说的,如果她不实施的话,我会让她知道后果。”

“你是用什么方法让她开口答应的?”

“很简单,武力胁迫。”穆瑞亚走向对他毫无戒备之心的少女,伸出手掌。

“武力胁迫?”少女微微一愣,然后猛然发觉有什么炽热之物触碰到了她,她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却发现是那名孩童正伸手抚摸她的脸庞。

然后她看到了那名孩童眼中所流露出的失望之色,“果然,你不是她。如果是她的话,面对我,根本不会后退一步。”

“你说的她,是谁?”完全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却仍能够以相当平静的情绪接受眼前一切的少女注意到了关键。

“你的前世,我真正的妻子。”

……

金色的神血在破碎的大地上蔓延,神性的光辉在雷霆闪耀的天空之中弥漫,如山岳般宏伟的破碎神尸散落在四周。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知沐浴了多少次神血的泰坦端坐在神座上,用手掌撑住微微倾斜的头颅,俯视着下方破碎的神国大地。

“没意思,就只有这种程度么。”

失望的情绪溢于言表,等待了许久,终于等到了前来救援同伴的三位神灵,但是一番大战之后,结果依旧让泰坦大失所望。

“我没有耐心了,告诉我,怎么前往你父亲居住的万山之巅?”

经历了两次大战,以极为轻松的姿态大获全胜的泰坦低下头,看向被他当做踏脚石踩在脚下的神灵头颅。

从那被斩断的伤痕处,依旧有金色的神血流淌而出,而这也是在大地上蔓延的河流的源头之一,这位神被斩下头颅之后,并没有陨落。

“你疯了?居然想要挑战我的父亲,你难道不知道祂的威名吗?”

“知道,所以我对祂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