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8章 吾乃泰坦!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book.com,如果被U/C、百/度、Q/Q等浏/览/器/转/码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展示他们的广/告,建议退出阅/读模式直接到原站阅读。

穆瑞亚的话让整个炎轮部落的阴荒人都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羡慕那是理所当然的,就算是已经成年的阴荒人,包括身上已经有三种图腾的谷同样都非常羡慕黑狰,因为谷这位炎轮部落最强大的猎手到现在都没有献祭过羽蛇龙这样强大的恶兽。

“大人,我已经完成成年礼了。”肌肉虬结,跟之前相比,就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的阴荒少年黑狰满脸欣喜之色的看向穆瑞亚,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增长到了十六米,再也不复之前的瘦弱的之感,已经非常接近一个成年阴荒人应有的体格了。

黑狰如此程度的力量增长着实羡煞了不少炎轮族的族人,这个以前基本上白吃干饭,浪费粮食的家伙,现在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了,拥有羽蛇龙献祭形成的图腾,他已经打下了最好的基础。

“嗯,都不回答吗?害羞吗?”看着一片沉默的炎轮部落,穆瑞亚看向一脸兴奋的黑狰,此时这位已经脱胎换骨的少年看向他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同了,这是一种类似……唔,狂信徒的眼神。

“黑狰,向你的族人展现你在这一次成年礼获得的力量吧!”

“好!”黑狰满脸潮红,然后走向一旁的空地,那里有被打磨得方方正正的几个石锁一样的器具,那是专门用来测试力量的。

在族人复杂的目光中,黑狰走到了那几个石锁旁边,直接将最大的举了起来,然后挥舞的呼呼生风。这一次,同族看向他的目光中带着恶意的减少了很多,反倒是敬畏的便多了不少,不论何时何地,拥有力量的存在总是容易受人尊敬。

“大人,请问您到底想做什么?”在炎轮部落一片寂静,陷入一片诡异的氛围之时,主持仪式的老祭祀开口了,他浑浊的目光看向身着战甲,威武不凡的穆瑞亚,眼中满是探寻之色。

“你们想变得跟黑狰一样吗?像他一样,以羽蛇龙这样强大的恶兽来作为你们人生的第一个图腾,你们想要吗?”

穆瑞亚没有理会那老祭祀,他的目光看向另外这三位还没有进行成年礼,正在等待进行祭祀的阴荒少年,“你们想吗?”

“想!”少年阿柴踏出一步,用力的大声吼道,他太想了,他父亲为他准备的这条钢牙暴龙虽然也不错,但是跟羽蛇龙相比就简直显得有些可笑了,要知道,钢牙暴龙可是在羽蛇龙的食谱之中。

“大人,您想干什么?这里可是炎轮部落!”少年阿柴的父亲谷站出来,因为此时自己的儿子已经回应了穆瑞亚的问题。

“我想要你们向我臣服!作为代价,我将赐予你们与黑狰一样的待遇,你们人人都可以用与蛇龙一样强大的恶兽作为自己成年礼祭祀的第一个祭品。”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绝对不是来自城里。”此时,篝火旁的老祭祀脱下身上的羽衣,摆出了战斗的姿态,与其亚没有见识的炎轮族人不同,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去过万里之外的大城,而那里,他曾有幸见过同那座城市的主人,但是那位如此强大而又尊贵的城主,他身上那一套金属铠甲,也远远不如穆瑞亚铠甲。

这两副铠甲相对比,就如同食草的啮齿鼠与高高在上的帝征龙一般相比,除了都是活物能动以外,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我是什么人?”已经调查清楚周围情况,已经下定了决心的穆瑞亚笑了笑,然后一步踏出,本来收敛的身躯瞬间解放,因为已经突破到传奇四阶,巍峨高耸地宛如山岳一般的泰坦之躯,顿时就出现在了这群阴荒人的面前。

狂野的飓风席卷着云从四面八方向穆瑞亚汇聚而来,在他的头顶之上形成了一道庞大的云气漩涡,数不尽的银蛇漫天飞舞,照亮了夜空,穆瑞亚的身上自然溢散出金色的火焰,将炎轮部落的领地照耀得一片光亮,犹如白昼一般。

“吾乃泰坦!即将统治阴荒世界的第三位泰坦,炎轮部落,你们愿意成为我降临于这个世界的第一批从属吗?”

“穆大人!”原本兴奋的阴荒少年黑狰昂着头颅,呆呆地看着穆瑞亚,他发现自己的头就算仰得再高都有些看不清穆瑞亚现在的模样,但是很快,少年第一个反应过来。

他以最恭敬的姿势直接跪倒在地上,然后头颅紧紧地贴在地上,以五体投地的姿势向穆瑞亚大礼朝拜,“伟大的泰坦,阴荒人黑狰愿意永远追随与您,成为您手中的利器。”

由少年黑狰带头,而紧随其后的就是那位名为阿柴的少年,他也跟随着一同跪倒在地上,而已经被穆瑞亚展现的泰坦之躯震撼到的炎轮人在这两头领头羊的带领下也不由自主地跟着跪倒在地上,到了最后,就连那位露出敌意的最强猎手谷,还有那位老祭祀也跟着跪倒在了地上。

他们正在沸腾的血液告诉他们,站在他们面前的就是已经消失了万余年之久的泰坦,因为除了泰坦,没有一位阴荒人可以拥有如此伟岸的身躯,而穆瑞亚引动的异象,与传说中的描述异常相似,风暴相随,雷霆相伴。唯一不同就只是那璀璨宛如太阳般的火焰。

没有丝毫意外,当穆瑞亚向这个部落的阴荒人展现自己泰坦真身的时候,整个炎轮部落都向他臣服了,没有任何波澜,无人反抗他。

……

“将你们炎轮周围部落的位置都给我指出来,将最详细的情报告诉我。”当天亮之后,穆瑞亚召集了地位最高的祭祀与实力最强的猎手谷,向他们询问。

“遵命,穆瑞亚殿下……”已经相信穆瑞亚身份的老祭祀还有狩猎长谷都非常老实,他们开始向穆瑞亚描述他们部落周围的情况。

“白川,易琉,土牙,这三个就是我下一步收服的三个部落了。”与部落的祭祀还有狩猎长交谈之后,穆瑞亚定下了下一步扩张的目标。

“穆瑞亚大人,您为什么不拿着真正的九凤神斧直接进入王庭之中,让所有的阴荒人都向您臣服呢,这片世界本来就应该臣服在您的脚下。”

听到穆瑞亚与族中的祭祀与还有狩猎长商量完收服周围部落的事情之后,已经憋了一肚子疑惑的少年黑狰有些不解的问道,他感觉有些憋屈。

因为在单纯的少年看来,阴荒人向传说中的泰坦臣服,为其效命,简直是一件再过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实际上,在阴荒人的神话传说之中,成为泰坦的战士本来就是一件至高无上的荣誉。

“黑狰啊,我也想这样做,可是现在的我力量还远远比不上我那两位同族的长辈。”听到这位少年如此意气用事的话,穆瑞亚笑了笑,也没有责怪他,他何尝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但是奈何他的力量根本不够,如果他真的敢冲用九凤王朝的核心,那么被镇压是他唯一的下场,更坏一点,他甚至可能被九凤王朝直接痛下杀手,直接斩杀,不要小瞧智慧生物对于权势的贪念,为了这些,弑神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您这样的力量,我们阴荒人又有谁可以抵挡呢?”

“不要太过于小瞧自己的世界了,黑狰,你们世界之中还是有很多强者的。”穆瑞亚笑了笑,不用探查,他知道阴荒世界绝对有传奇巅峰的存在,可能还不止一位。

……

埃拉西亚,泰坦群岛的外围之中,一支编制完整的舰队浩浩荡荡的飞了过来,而在其中规规格最大的旗舰之上,一位金发披散,身材修长的金发少女迎风而立。

就算是在阳光下,这个少女的身上也泛着肉眼可见的光芒,阳光也无法遮掩她身上的光,她的存在似乎可以与天上的太阳相争辉。

“阿特丽斯大人,就这样直接进入泰坦的领地之中,是不是不太好?”有一条主动跟过来的古金龙有些担忧的问道,这里可是大陆上公认的生灵禁区啊!

“有什么不好的,你别忘了,你们现在可是跟小穆瑞亚混的,你们是穆瑞亚的下属,而这里是小穆瑞亚的家,这里算是你们可以自由活动的区域,哪有回到自己的地盘还会被攻击的道理。”金龙娘阿特丽斯一脸不在乎。

而当她带着这支舰队真正飞入泰坦群岛上空的空域之时,一道几乎无人察觉的涟漪扫过整支舰队,然后云淡风轻,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呼!某位刚刚夸下海口的金龙娘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毕竟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她还真怕负责整个泰坦海域的那位灵发神经,毕竟,穆瑞亚发展出来的这一支舰队说是泰坦族的外围势力,实在是有些勉强。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跟万界传送殿的殿灵沟通一样。”当舰队飞到接近泰坦族地的时候金龙娘便停住了,开始沟通泰坦族专门与虚空之中构建的特殊建筑……